返回首页|加入收藏

通知公告

红拳热讯

媒体报道

研究会活动

红拳十年

传播范围

国际交流

研究会简介

组织人员

研究会领导

红拳历史人物

红拳传人

红拳名人

名师专访

精彩瞬间

赛事专区

开幕式盛况

各界比赛

各地活动

交流活动

教学视频

套路欣赏

名家讲拳

红拳传承人传习所

红拳训练营

会员申请

央视武林大会

赛事回顾

国际赛事

国内赛事

参赛中心

政策文件

论文专题

红拳理论

光辉历程

理史研究

武林动态

武林名人

武林传闻

走进红拳

红拳教材

VCD教程

红拳礼仪

红拳器械

红拳博客

校园培训基地

联系方式

在线留言

武林传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武林资讯 > 武林传闻
如果这里有中国武术,我不会去学空手道
时间:2014/4/26 23:21:29   来源:不详   浏览:1772次

对许多肯尼亚人而言,穿上开襟的空手道服、腰间系上色带,鞠躬,然后在喊叫声中互相踢打,较之他们熟悉且擅长的长跑,实在是项陌生的运动。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空手道馆在肯尼亚开设,这里的学生、青年甚至是奶奶们已经加入到这项本属于东亚的运动中来。目前从事空手道学习的肯尼亚人已达10万。

在这里,除了竞技、健身之外,空手道带给人们自信、安全和希望。

“开始时,人们以为我们加入了邪教”

每次训练时,肯尼亚空手道国家队队长帕特里克·基琴恩都要向教练、向队友无数次鞠躬。他的第一次和最后一次“鞠躬”却总是低头俯身、钻过一块木板进出简陋的换衣间。

因为缺乏经费,国家队的训练场设在内罗毕远郊一个体育中心。楼梯间宽敞的过道,铺上廉价的塑胶地垫,就是30名空手道黑带国手每周三次练习的道馆。“换衣间”也只是废弃的小吧台后,那个昏暗的小屋。每名队员自带的、灌满白开水的饮料瓶就放在场地一角。喊哑了喉咙他们就喝上一口,然后又去继续踢打。

过去8年,基琴恩蝉联全肯60公斤以下组空手道冠军,但他的名字几乎不为肯尼亚人所知。

“知道塞米·旺吉鲁(肯尼亚长跑名将)的人可能比知道我的人要多100万倍吧。” 基琴恩说,“过去,人们总问我,‘为什么你不去练长跑?那才是肯尼亚人的运动啊!’”

回忆自己10多年前刚开始学习空手道时,他笑着说:“看到我们在练习时鞠躬、喊叫,开始时人们以为我们加入了邪教。”不过,基琴恩承认,现在情况要好得多,越来越多的肯尼亚人正在接触和了解空手道。

“人们知道了空手道不是暴力和血腥。对我而言,它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教你如何去社交,如何让你的性格变得完美,如何遵守纪律,如何控制你的情感。”他说。

虽然身怀绝技,但基琴恩反复强调,空手道绝不能用来欺负弱者。在练习时,他和队友如果不小心误击了对方,马上会互相碰一碰拳头,并露出友好的笑容。在空手道场外,基琴恩甚至从来没有使用过空手道。

“我认为,在生活中,空手道只有在遇到极大危险、没有别的办法时才能使用。如果有可能,应该尽量交流沟通,避免武力。”他说。

虽然肯尼亚空手道国家队在非洲比赛中取得的名次已经上升到第六,但缺乏经费让它每前行一步都面临巨大困难。每次出国比赛前,队伍都要临时向肯尼亚政府申请拨款,而平时的训练经费只能靠退役后改行的空手道选手捐赠。待遇不佳让许多优秀但贫困的肯尼亚运动员选择放弃空手道。

基琴恩说:“希望空手道能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让我们和长跑队员一样成为国家的英雄。”

26岁的女队员苏珊·瓦伊姆8年前开始练习空手道,今年第一次进入国家队。成为国手并没有让瓦伊姆太过喜悦,因为每周3天的训练以外,她还要另找工作才能维生。

瓦伊姆的父母认为,空手道不能让女儿富裕,练习空手道不是长久之策。

“练习空手道虽然很苦,但它让我更加自信。” 瓦伊姆说,“我只希望国家队能够更受重视,运动员的待遇能够提高,这样我就更有理由继续这项运动了,我就能更有希望。”

“空手道和上帝一样,都能救人”

每周六,在内罗毕市区的植物园里,都有一群年轻人在执着地学习空手道。虽然他们的动作不甚标准,着装也参差不齐,但每个人都能感到空手道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21岁内罗毕大学生济科·嘉萨亚一年前开始在这里学习刚柔流空手道。他说,学习空手道是件很时尚的事,同时也很实用。“自从我开始学习空手道,我觉得这个城市变得更加安全了,我也学到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如何用空手道保护自己和家人”。

因为肯尼亚治安条件不佳,抢劫和针对青少年的性侵害案件时有发生,许多人学习空手道,以此防身。不少中学、大学也鼓励学生在课余时间练习空手道。

嘉萨亚说,和周日早晨去教堂一样,每个周六早晨练习空手道也已经成为他的信仰。“空手道和上帝一样,都能救人。”他说。

被嘉萨亚称为“Sensei”(日语“先生;空手道教练”)的肯尼亚尼亚约空手道俱乐部的教练毛里斯·阿鲁说,越来越多的肯尼亚年轻人来学习空手道,一些人是为了追求健康,保持体形,但更多的则是为了保护自己。

他表示,因为学员人数不断增多,尼亚约空手道俱乐部在全肯已拥有超过100个分支空手道俱乐部,今年报名学习空手道的学员人数比去年同期增加了20%。

在肯尼亚的空手道俱乐部中,现在甚至有一些“奶奶辈”的学员正在练习,目的是在碰到强盗和针对高龄者的强暴罪犯时能够自卫。

“空手道中竞技的内容只有5%,而其他的95%都是关于健身与自卫的。”阿鲁说,“在肯尼亚,强盗和罪犯是空手道学员们的对手。”身为狱警的阿鲁也在教授他的一些同事空手道,以应对可能发生的监狱袭警事件。

而肯尼亚空手道协会的官员们在推广空手道运动时,又找到了另一个切入点——让青少年远离毒品。肯尼亚跆拳道协会秘书长加布里尔·穆图库说,协会在推广空手道运动时,注意让更多贫民窟和路边的孩子加入,因为他们可能是青少年毒品滥用的高危人群。

“孩子们将原本可能用来接触毒品的时间用来学习空手道,他们离毒品更远了,身体也更强壮了。” 穆图库说。

肯尼亚国内一些反毒品协会也会在有空手道比赛时,现场散发宣传材料和T恤衫,呼吁青年观众加入学习空手道的行列。空手道已经与时尚、健康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如果这里有中国武术,我不会去学空手道”

正在内罗毕尼亚约空手道俱乐部总部练习空手道的肯尼亚大学生威尔逊·安泽文对刚刚发生的日本大地震十分关注。他承认学习空手道让他对日本的语言和文化更加关注。

“老师用日文喊口令,我也开始学习一些简单的日语单词。现在我能用日语从一数到一千呢。”安泽文说。

不过,和几乎所有学习空手道的肯尼亚人一样,安泽文坦诚,自己学习空手道的最初动因是看了中国功夫电影。甚至连肯尼亚空手道国家队队长帕特里克·基琴恩也表示,自己学习空手道是受中国功夫的影响。

“如果当时肯尼亚有中国武术学校,我不会去学习空手道。” 基琴恩说。“是Bruce Lee(李小龙)让我对功夫着迷。”

李小龙可能是许多肯尼亚人知道的唯一的中国人。几年前,走在肯尼亚街头,当地人看到黑头发、黄皮肤的亚洲人,还会用“你好!李先生”来和他打招呼——他们以为中国人都姓李。在内罗毕的贫民窟,孩子们看到中国人也会兴奋地喊着“Bruce Lee!Bruce Lee!”。可见李小龙和中国功夫对肯尼亚人影响之深。

令人遗憾的是,肯尼亚至今没有中国功夫武馆和学校。许多对中国功夫感兴趣的肯尼亚人,只能去数量众多的空手道馆、跆拳道馆学习。事实上,许多人在选择空手道、跆拳道进行训练时,并不知道它们与中国武术的区别。

肯尼亚空手道国家队女运动员苏珊·瓦伊姆说,许多人问我学得是不是中国功夫,我只能和他们解释,我学的是日本的空手道。“他们问我哪里能学到中国武术?我只能说,目前中国武术在非洲的发展还不像空手道、跆拳道那么好,还没有那么多中国武馆”。

肯尼亚空手道协会秘书长加布里尔·穆图库说:“不可否认,如果在肯尼亚建立中国武校,许多正在学习空手道和跆拳道的学生会马上改学中国武术,因为那是他们——和我们——原本真正想学的东西。”

他表示,中国功夫在非洲许多国家都有良好的发展基础,如果有更多的中国武校、武馆,将很有竞争力,“因为在非洲,人们在了解空手道和跆拳道之前,最先知道的是中国功夫”。

2009年,由中国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国家新闻出版署和国家体育总局共同主办、中国武术协会承办的“中国武术非洲行”活动就曾在所到的加蓬、肯尼亚、赞比亚、马拉维和坦桑尼亚等非洲五国引起强烈反响,燃起了许多非洲人学习武术的兴趣。

肯尼亚内罗毕大学孔子学院中方院长撒德全认为,随着包括内罗毕在内的许多非洲国家的经济发展,中产阶级数目不断扩大,人们对保健、健身的需求越来越多,而武术强身健体的功能正好能满足这样的需求。

“如果能由武术强身健体的内容切入,再加以中华武术本身深厚的文化内容,武术在这里一定会有市场。”撒德全说,“如果那样,即使武术在非洲目前发展不如空手道和跆拳道,也一定能迎头赶上,因为比起日韩武术,许多人对中国武术更感兴趣。”

红拳器械
0条/共0页/当前第
上一页 下一页

发布评论

发布人:
发布内容:

版权所有Copy right(c)2014-2015

地址:西安市碑林区建西街99号 咨询电话:(029)87852585

陕ICP备2021000514号-1